咚咚地产头条-深圳房地产信息网

深圳[切换]

首页> 咚咚地产头条> 楼情 > 正文

直播|今晚与绿景一起邂逅悦悦 唤醒喜悦

贺小娟 媒体 发布时间:2017.11.14 21:37:04
浏览:5864

   深圳,是个女孩!


   我们心甘情愿地爱上她,并爱得无拘无束,像极了她的包容与开放;我们发自肺腑地感谢她,感谢她的陪伴和伴随着我们的成长……


    深圳是个女孩!艺术家贾晓鸥给出了他观察城市的答案,他创造了一个如同少女天使的“悦悦”,诠释了“城市最初的美好”,她纯洁、纯粹又灵动、散发着完美主义的现代女性特色,踮脚、环抱、抬首、闭眼等丰富多姿的表情仪态,细微之处无不透露着积极向上、充满热情的深圳精神。


    作为绿景集团全新代言形象的“悦悦”,人如其名,诠释着喜悦的内核,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中仍留存一丝童话的美感,代表着对生活的热爱,又携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希翼。


11月15日

绿景NEO大厦

绿景原创艺术展

邂逅悦悦,唤醒喜悦


沙龙环节



   胡野秋这个环节各位艺术家可以从各自的角度对“喜悦”这一主题进行阐释,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被“喜悦”这个非常温暖的词吸引过来的,包括我在内,当时让我来主持这个论坛,我一听说是地产企业做的,就有点紧张,让我谈建筑是有一点紧张的,后来说让我谈喜悦,谈喜悦我心里是蛮喜悦的,于是就来了。


    刚才我想了一下,几位艺术家的年龄代表了一个时代,邹明兄是50后,赵力兄是60后,我也是60后,70后是高孝午,80后是贾晓鸥,横跨四个年代的人,共同来探讨喜悦,也希望今天晚上能够成为“喜悦的星期三”,星期三的晚上我们在钢筋混凝土建筑架构谈喜悦、谈艺术,本身确实是有点儿艺术。


    先从赵力兄开始,因为这个展览是你策展的,你前面的致辞过于简单和宏观,你怎么想起策这个展?这个展览跟其他展览有什么不同的故事?



    赵力


   因为做了很多展览,有时候也记不得自己做了什么展览,但是展览主题特别明确的是记忆深刻的,这次的展览是“唤醒·喜悦”,喜悦是内容,唤醒是个动词,你必须要有能量或者有意愿去做这个工作,当然艺术是最重要的方式。


    讲一点做这个展览的感受,刚刚提到东西方对于喜悦、高兴的表达方式是不一样的,西方更多的是比较直观的,表达非常清楚,结婚就是结婚,生孩子就是生孩子,但是中国的艺术在表现的形式相对而言比较含蓄,比如刚刚的时间轴中有一张吴昌硕的作品《葫芦》,表面上是花鸟画,但是只要中国人都知道画葫芦寓意多子多福,对象肯定是一种贺礼。西方把喜悦放在墙上挂着,给人一种直观的感受,但中国人的喜悦题材更多是传递性的,比如吴昌硕画了个作品,上款是画给朋友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喜悦是传达的。


    我们在策展过程中也感受到当代艺术家,尤其是在场的很多艺术家以作品来表达时,他的喜悦的方式更多的有国际化的成分,更多的有比较时代性的表达,包括刚刚的两位艺术家,陈金庆的作品有两个系列,这两个系列中有一种人在当代生活的感受,另一种是悦羊羊,回到中国人的思想观念中,把动物的形象变成一种寓意表达出来,方式方法非常多样。


    我们每个人,包括艺术家对于喜悦的概念,一方面是观念性的,一方面是非常艺术化的,是个性化的表现,大家关注作品的时候,要从作品的主题、形式和创作的细腻程度去理解才能有更多可能性。



    胡野秋:刚才我一边观展一边观察,我发现一些人的脸上不自觉的带着会心的笑,包括我自己看的时候,我也在想把这些作品汇聚在一起其实是很费劲的,因为喜悦看起来跟人人都有关系,但是很直白的把喜悦表达出来的艺术家不是很多,你能把他们集中起来很不容易。


    三位艺术家从艺术创作或者从同行的角度谈谈你们看这个展的想法?



    邹明


作为本土艺术家,很高兴参加主办方的活动,先谈一下自己的感受,在没有来之前,我不知道今天晚上要做什么,来了之后我才知道,看见标题“唤醒·喜悦”,我觉得“唤醒”是一个动词,是一个过程,“喜悦”是一个状态,喜悦也是人之常情,绿景集团在这里举办“唤醒·喜悦”的展览,一个文化活动,承载了一个企业的文化精神,实实在在的精神。


    喜悦可以是生理的,也可以是心灵的,如果是生理的话就是一种状态,如果是心理的话,就是一种品质,我今天看了两遍,顺着赵力先生策划展览的时间轴去感受中国绘画、西方绘画在这里碰撞,绘画要表现人类文化,要表现人的精神状态,绘画作品要带给人们快乐、喜悦、美好,我们通过这个展览慢慢解读,会发现绘画艺术非常好地承载了人类文化载体的记载。


   展览中有一个“唤醒·喜悦”的牌子,牌子上有很多文字,有很多彩色的线,这样可以跟观众产生很好的互动,我边看边想,看一些朋友在那里编结,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过程,是编结五彩生活的过程,上面有很多具体的文字,艺术、绘画、音乐等等,更多的是描写人的情感状态的文字。假如艺术能给人们带来喜悦,假如企业文化能创造喜悦和人们沟通的话,我觉得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



    胡野秋:邹明兄从艺术家的角度很敏锐的抓到了一点,把物质和精神做了高度黏合,这是邹明兄看到的,也是深圳艺术家对艺术企业的关注。今天高孝午来,他说了一句话我挺感动的,他说今天是他儿子的生日,今天他没有陪儿子一起过生日,跟我们一起来探讨这个话题,但从另外一个角度,今天他可能是我们当中喜悦感或幸福感最强的人。



    高孝午:



    表达一下我的喜悦,在我的创作中,我觉得这个字可以贯穿到我的整个创作脉络,喜悦到底跟我的创作发生哪些关系?后来我觉得太有关系了,我归纳为创作的两个阶段,一是假装很喜悦,其实毫无喜悦的阶段。发展到这几年,也是我今天来参加这个展览的作品《再生》,我相对找到了喜悦感的阶段。我的第一个作品也许有些人看到了,鞠着躬,点头哈腰的微笑,我想大部分人都觉得它很具有喜悦感,其实在那个阶段,我内心的喜悦成分并不多,创作作品的初衷其实都是为了这个生存,表达这个时代我不得不面对的生活状态,这是那个时候表达喜悦的一种方式,那个阶段我的生活是苦涩的、挣扎的,挣扎了将近十年。


    后来很有幸接触了一些心灵导师,包括佛教,这些带给我的转变很大,慢慢体会到今天的主题,喜悦应该怎么获得,我们每天都会有喜悦,但就像赵力老师说的,真正从内心迸发出来喜悦其实是很难的,我们作为艺术创作者,也在努力寻找,但往往表达的东西带有忧伤感,不是艺术家不喜欢喜悦,生活中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深思,我们更喜欢把真实情感表达出来,难免带一丝困境。慢慢地把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想要的东西理清楚,当我踏上40岁的那一天,发现喜悦的感觉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希望以后我在这方面的喜悦多一点。



    胡野秋:刚才孝午兄讲了一个新的点,人人都喜欢喜悦,都追求喜悦,艺术家也不例外,要创造喜悦,但创造喜悦的过程有时候对艺术家来说是很痛苦的,或者说是焦灼的,这种焦灼和痛苦是艺术家的独特体验,他带给我们喜悦,但他们自己在经历磨难和痛苦,这是我在孝午兄的发言中听到的一个信息。


    晓鸥是80后艺术家,我一直觉得跟50后、60后、70后相比,好像80后快乐多一点,从年轻艺术家的角度,参加这次画展以及你的作品,谈谈你的感悟和解读?



    贾晓鸥



    我认为这个展览有双重“喜悦”的概念,第一重是看展览的过程中,大家会跟作品互动,会拍照、合影,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很多点状的喜悦,它会存在手机里,等这段时间过后,翻出照片看的时候又会产生新的点状喜悦,这些点状喜悦也是可持续的过程。第二重是看展览的过程中,沿着由赵力老师做的时间轴向路线行进,中间又会乱入出比较现代的80后艺术家或70后艺术家相对现代一些的作品,整个一圈走下来有一种开脑洞的体验,它是一种新鲜的体验,这种体验是潜意识的体验,等于是一种长效性的喜悦。这两种喜悦加起来,是两个层面、两个维度的喜悦,这就是我对展览的现场体验。


    胡野秋我也顺着几位艺术家的思路谈谈个人的解读,我是做文化研究的,往往说喜悦的时候会朝哲学甚至宗教方面去想,但刚刚看展览时我发现赵力兄有一个非常新颖的策展思路,令我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比如他找到了纵坐标,从公元元年开始一直到现在,两千年多一点,人类在追求喜悦的路上,矢志不渝地朝着这个方向走。为什么到了今天,人类越来越觉得喜悦成为稀缺资源?尤其是都市人,大家都很忙,每天忙着挣钱,忙着事业,忙着生活,忙着成功,甚至“双十一”忙着“剁手”,最后剩下来的是什么呢?往往就是焦虑和困惑、孤独。


    刚才叶总致辞时也讲到今天都市人的孤独和焦虑,这种情绪现在很普遍,为什么?我们这个城市假如都是非常豪华、高大上的物理空间的话,可能这个功能是不完全的,这里面装什么?是装饭店、装洗脚屋、装卡拉OK,还是装什么?记得以前我们曾经探讨过一个问题,在一个文明程度发展特别好的城市,往往有几个标志,一个标志是这个城市的中心,美术馆多一点,书店多一点,博物馆多一点,音乐厅多一点,也就是说文化场所多一点,这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和幸福感一定会高一些,换句话说,我们的喜悦从每个个人来说来自我们的内心,但从外在看空间的分配,深圳这个城市三、四十年发展起来,早年这个城市基本上找不到几个像样的书店,但今天深圳有世界上最大的书店,8万平米中心书城,深圳的音乐厅在这个城市最核心的地方,绿景这样的房地产企业能把“构筑喜悦”作为企业的理念,而不是把“构筑奢华”作为企业口号,这就看出来深圳正在朝着纵坐标延续的方向走,并且落地了。光从概念到概念谈喜悦就容易飘在空中,我们要让这个概念落下地,就要在空间分布上。这个展开了个好头,它让都市人逐渐找到两千多年寻找喜悦的轨迹,同时也看到当代艺术家是怎么思考,是怎么用自己的作品表现的。


    这就牵涉到第二个问题,艺术家在创作作品时,怎么样找到作品和主题之间的关系?怎么样让自己的作品建构起给大家带来精神愉悦和喜悦的境界?有怎样的艺术创作能力和方法?




    邹明:我先结合自己的创作感受谈一点,我是90年来深圳大学,一直到现在,在我的专业生涯,第一工作是大学老师,其次是画家,我也做雕塑,我画画的主要内容是画江南水乡,不知道在座的朋友有没有了解我的,如果上百度查我的名字的话,你们会发现我主要的作品是画江南水乡。我曾经写过文章,思考物理空间和心理空间的事,因为我画的对象主要是江南的老房子、皖南的老房子,我认为这是物理的,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如果你只是表现房子的话,会发现很单调、很枯燥,事实上江南的老房子也好,皖南的老房子也好,它承载了时光记忆,它承载了千家万户人生活对往日的眷念,它承载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情感。


    如果认同这一点的话,我把它界定为一种心理空间,这种心理空间是我要表现的内容。在我的画里,我试图做这方面的探讨,如果说和今天绿景的“唤醒·喜悦”主题扯在一起的话,我觉得它是需要我们实实在在考虑的一种东西,就像做房地产一样,我也做过一些地产公共艺术项目,在座的年纪大一点的朋友会记得万象城之前是深圳地王城市公园,深圳地王城市公园有一组雕塑调《春天》,是99年我做的,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在深圳电视台作为片段,我做的《春天》是一个镂空的女人体,红黄绿蓝四块板镂空,我想在那样一个街景里带来一点春天的气息,和对面的地王大厦产生对比,我觉得她是快乐的,她在深南大道上给人的情感是快乐的。绿景集团在做地产项目的过程中,据我了解,也做过一些雕塑,我曾经做过金色家园二期的雕塑,我不太好意思说,因为做得不太理想,金色家园二期中间一个12层高的中空空间,我做了几片白云和几只金色的鸟儿,我不知道鸟儿跑哪儿去了,但至少当时我在接这个项目的时候,试图把一片白云带到居住空间里,把一片飞翔的鸟儿带到人们的居住空间,它实际上代表着快乐和喜悦,类似这样的创作还有很多,我就不再说了。



    胡野秋:你要给绿景设计鸟儿就没事,因为有绿景在这里,鸟儿就不会飞了。光有金色和财富是不够的。孝午兄说说你的创作?


    高孝午:从做雕塑开始,从创作开始,那时候期望一种喜悦,希望能把自己的情感通过作品表达出来,当表达出来的时候,作为一个艺术创作者,我想应该是喜悦的。还有一种喜悦是作品被认可的那一刻,从思想上找到共鸣,我想那是无比的喜悦。


    我把刚才说的话深入往下聊一聊,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我试着体会这个时代各种社会现象,用我们的内心跟它接触,用我们的情感对接社会发展模式,社会发展模式是什么样,作为艺术家喜欢跟它产生关系,可能那个时候情感很容易受到刺激,也看到了社会从人性的角度会有一些问题,试着用作品把这些传达出来,一方面情感得到了宣泄,另一方面也试着影响别人、感染别人或者提醒别人,这是表达的发力点。


    我觉得艺术家个人很渺小,我一直在思考,当我做这些作品的时候,到底对自己产生多大作用?对社会到底能产生多大作用?这样的艺术方式有效吗?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首先我发现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对我的生命没有产生太大的作用,我只懂得看到一些社会问题,深层次挖出来、传递出来,自我感觉说了很多话,其实我的精神状态一直处在困惑阶段,整整十年,我还曾经做过一个个展叫做《暴力》,自身在这个时代,我一直在暴力,同时我也被这个时代施加各种暴力,从展览名可见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很挣扎。后来我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太大,所以寻找其他突破口,后面发现我的出发点有问题,因为我一直是站在社会受害者的角度研究自己的内心,其实远远找不到答案,表达出来的作品,有情感,也有社会,但应该还有更好的方向。


    这两、三年我找到了一些比以前更有效的方法,内心也得到了缓解,刚才胡老师也说到,可能会涉及到宗教、哲学,如果用佛教的角度去看,我们以前所有的喜悦都带有各种条件,它可以暂时缓解,但很难最终达到喜悦,如果终究能达到喜悦的话,就是涅槃了。我找到一个方法,从思维切入点去考虑,以前我站在社会人的角度观察整个时代的人的状态,后来发现我们能不能不以人的角度去看呢?我试着把自己放下来,佛法给了我很多启发,什么叫慈悲,我试着学习放下,发现可以用另外一个角度去看,以众生的各种生命的角度,我们的眼界可以打开,这个时候喜悦真的有了。自己的生活状态改变之后,思考作品也能找到新的方向,所以我找新的作品方向就是寻找各种生命之间的关系,人与植物的关系,动物跟植物的关系,哪怕我们看不到的生物之间的关系,无论我们做什么事情,好像它的空间变大了,我这几年也试着往下挖得更深一点,现在还只是一个开始,这次拿出来的作品也是这个阶段尝试的作品,希望以后我在这方面能有更大进步。


    胡野秋:高孝午说到艺术家身份的转换,包括他说到放下,讲到自己姿态的变化,这种变化最终达到的是艺术家跟生活、心灵、艺术的共同点,找到了一个中间点。下面请晓鸥谈一谈。


    贾晓鸥:我认为喜悦在我这儿是一个对比的概念,就像从小学画画,第一课就是教对比,比如灰色跟白色放在一起就是黑,跟黑色放在一起就是白。我心目中的喜悦基本上也是这个概念,它不是凭空诞生的,对我来讲,它经过了很多铺垫。对于我的艺术创作来讲,我认为有三个维度:第一个维度是在我进行漫长的创作过程之后,这个作品顺利完成了,这时候我从漫长的创作中、跟自己的挣扎中解脱出来,出现了一层喜悦,喜悦的闪光。第二个维度是做作品的过程中跟自己较劲,自己会得到提高,如果这个作品比上一个作品更令我满意,也会带来新的喜悦。然后是这个作品发布出来,就像今天,很多朋友在这个作品前合影很开心,基本上可以理解为跟我有共通的感受,他们的开心也会传递到我这里,这是第三个维度的喜悦。对于我做作品的动力而言,三个维度的喜悦足够了。


    胡野秋:晓鸥在前面两个维度之后又加了第三个维度,把观众和创作者之间的维度补充上面了。赵力兄?


    赵力:刚刚三位艺术家说得挺真实的,艺术创作从某种情况来说就像歌德说的“美是无功利的,美是利他的。”最近梵高的一张风景画在嘉士得拍卖8700万美元,画这张画的时候梵高很痛苦,但他画的是一张很美的作品,而且传承到现在,卖了8700万美元,买这件作品的人肯定感受到梵高作品所传达出来的美感和价值观,这是非常重要的。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艺术家创作的作品和个人的感受或者生活体验之间还是有不同的差别,这也构成了当代艺术在观赏者层面有多种解释的可能性。


    今天绿景做“唤醒·喜悦”展览,实际上并不是狭义的高兴和不高兴的喜悦,就像刚刚晓鸥说的,有人看到他的作品,高兴了,会心一笑,这种情感不是高兴和不高兴的情感的表现,更多的是唤醒真实的自我,唤醒的是真实的情感。刚刚叶总说我们在这个城市里活得有点不快活,原因就是很多情况下觉得自己活得不真实,“唤醒·喜悦”实际上是通过作品的方式让你看到我的“我”那种真实的情感,在此时此刻被唤醒了,突然发现“我”会笑了,“我”感受到了一些东西,这是一种真实性。真实的存在,自我的存在,才是最有价值的,也是艺术最利他的方面。


    艺术家创作作品有一个主题,仅仅是一个主题,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实际上是唤醒自我,绿景集团说我们不是建房子的,我们是城市的文化管理者,是喜悦文化的推进者。个人认为就是要发现每一个人在城市中的位置,找到自己真实的情感,让我们活得更真实、更自然,这是非常重要的喜悦,如果大家看完之后有这种感觉的话,这个题目也达到了它的目的。



    胡野秋:我们一直在讲当代都市人幸福感的缺失是一个问题,过去很多人更多的是在思考幸福感是个人的事情,但我觉得幸福感有时候不完全是自己的事情,比如说一个人的幸福感高不高,某种程度上决定着整个社会的安宁,一个幸福感很高的人,你对现实世界和对你身边的人与事构成的威胁会少很多。


   大家看过希特勒的《我的奋斗》和《希特勒自转》就知道,希特勒一生生活在紧张和焦虑中,他做了德国的领袖,依然找不到心中的快乐和喜悦。假如说希特勒是个幸福的人,或者他有幸福感的话,可能二次大战未必爆发。没有能力的人和有能力的人,能力的大小、权力半径的大小,权力半径越大,幸福感缺失的话,对这个世界的破坏越大。所以幸福感不单单是个人问题,还是社会公共性的问题。接触艺术作品、文学作品多的城市市民,内心会安宁很多,可能他财富很高或者没有什么钱,但他活得很自在,这种自在的状态非常难,当然这也是我们现在通过各种方式,包括“唤醒·喜悦”展览,让这样的空间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频密,让市民们逐渐走入其中,就像赵力老师说的,我们要找到自己,如果每个人都能找到幸福感,这个社会一定是非常和谐的。


    三位都是从北京来,邹明老师是深圳本土艺术家,深圳是一个移民城市,每个人从不同的文化背景走到一起来,某种程度上,整合是这个城市巨大的课题,整合中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发生,你们觉得在社会整合过程中,艺术家怎么能介入生活?我知道晓鸥给绿景集团设计了“悦悦”这么一个企业IP形象,结合具体作品,我想跟各位艺术家聊一聊艺术怎么介入到生活当中改变人的生存状态?我们从“悦悦”的创作者晓鸥开始。


    贾晓鸥:我还是对比的概念,平常生活中小的喜悦肯定是无处不在的,今天你升职了,很高兴,一个点状就出现了。这种点状是司空见惯的东西,深圳并不缺少,我们作为艺术家,艺术介入生活方面我们的意义何在?对于我来讲,艺术更多的是共鸣的概念,正常情况下很难让人一下心生喜悦,这样一个短暂的喜悦,产生共鸣,变成长效体验。


    艺术介入到生活中,尽量改善我们的生活空间,让它们更美化,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能增加更多情绪性体验,特别是在体验过程中我们肯定要驻足、要观望、要回想,这样会让我们的生活慢下来,当整个社会都慢下来,都在追求美好的时候,我相信幸福指数自然会提高。


   胡野秋:晓鸥刚才提到一件很具体的事情,比如现在都市人为什么不喜悦?就是因为一个又一个欲望,包括升职,假如你把升职当做自己的欲望的话,你会永远不满足,因为升职是没有头的,升到哪一级?一次幸福之后,你又要面临着很多次失望,这种失落感其实也是给艺术家们或者给文化人带来巨大的失望。


    赵力:谈到艺术如何介入,尤其是深圳这样的新的城市、新的文化环境,我觉得必须要有针对性,艺术介入的发起仅仅是因为我们在五、六年前有一个展览、有一个论坛谈到这个概念,后来把它坚持下来的原因或者让我们坚持下来的原因主要来自于两个:


    一是来自于艺术家,艺术家希望有一种针对性的方式介入到社会环境,介入到公共文化服务,更多的渠道和企业、和同盟者、和需求结合起来,这是艺术家的愿望,艺术家的愿望就是实现和支持我们不断往前走的力量。


    另外,我们看到很多城市、很多乡村在发展过程中,尤其在文化和艺术方向上有很多缺失,或者是碎片化,在这个过程中如何通过介入的方式实现系统化社会文化服务?城市里面的社会公共服务很多,比如美术馆、图书馆等等,但是这些内容往往是机构化的,有边疆,有区隔,所以我们想通过艺术的、资源的综合性服务,建构一个相互联系起来的东西,这个东西不是平台,而是共同的理想和共同的连接,像网络似的,就像我们今天坐在一起一样,它是一个共谋的场域,在这个方向上我们更多是合作,尽可能通过艺术介入这个概念,把城市、乡村、艺术家的力量结合起来,变成一个整体的网络关系,真正服务于社会的发展,这就是我们的初衷。


    谈到艺术家对于社会、对于文化的介入,每个艺术家都在做这样的工作,就像高孝午先生刚才提到的,他想用个人的观念、思想去表现,反映社会、反映文化,反映现在的社会态度。实际上在介入方向上,我们就像今天这样在一起共同讨论,把它变成一个社会性话题,这种话题就需要在座所有人的参与,我觉得艺术的介入是公共参与和公共共识建构的过程。


    胡野秋:赵力兄全方位地说了艺术介入的理念,包括共建的问题、合作的问题、网式结构的问题,也就是说只有全方位参与,才能够真正构筑起喜悦的社会公共空间,这不是靠某一个方面,不是单向的,甚至也不简单的是双向的,而是多向的。


    邹明兄在深大做了很多年教授,也是著名画家,现在虽然退休了,但他经常跑北京,在那儿画画,画了很多大画,我今天跟他说艺术家是没有退出机制的,他永远退不出来。你介入了这么多年,从你二、三十年前到深圳来,再到现在的深圳,你觉得深圳的艺术家在中间起到了怎样的推动作用?


    邹明:作为深圳本土艺术家,假如从艺术介入城市这个角度来说,我想提几件作品让大家一起感受一下。第一件是80年代处潘鹤先生的《拓荒牛》,上了年纪的人对于《拓荒牛》绝对有一种和深圳这座城市相关联的情感,第一批开辟深圳这个城市的人绝对称得上是拓荒牛,这件艺术品摆在深圳政府大院,然后搬到深南大道的门口,作为第一代开拓深圳的人,承载深圳精神的艺术品,绝对有其象征的意义。


    第二件作品是90年代深圳雕塑院策划的《深圳人的一天》,在深圳老图书馆红桂路斜对面,在一个社区里面,记录了深圳90年代某月某日一天深圳发生的所有的事,通过大理石碑,把报纸文字刻在上面,另外用了一些生活中不同身份的人,做了一个真实的记录,表现深圳人的一天,这个艺术作品至少在当时开了中国公共艺术先河,把公共艺术平民化,让公共艺术真正走进社会,绝对是有文化引领意义的一件公共艺术作品。


    很多年过去了,让我自己感动的是一个大的城市公共艺术作品就是深圳湾公园,深圳湾公园从东部一直到西部,最近落成的人才公园,我在一些朋友的微信上看到了这个作品,设计师也好,政府部门也好,给深圳人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有互动的、能享受城市生活品质的公共艺术作品,我愿意把它归纳为公共艺术作品。


    大家顺着我提出的拓荒牛,到深圳人的一天,再到深圳湾公园,我们明显可以感受到深圳这座城市文化的发展。我自己有亲身经历,我90年来深大,前十年工作中我始终把自己当做一个漂泊者、过客,没有归属感,虽然我是正式调入深圳大学的,有编制的,我也没有归属感。


   作为地产公司,把艺术引进地产项目实际上是引进城市文化,在我的概念中,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定是跟房地产产生关系的,房地产的变化改善了人的生活方式,提高了这个城市的生活品质,当我们物质生活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必须也必然会想到精神上的需求,再归结到今天说的喜悦感,喜悦可以是一种表情,一种状态,但我更愿意把它理解为一种品质、一种精神,每个人对于喜悦的获取感是不一样的。


   作为地产公司,在地产项目给业主、给城市带来快乐,带来喜悦,文化绝对是一种非常好的诉求方式,这种诉求方式需要很多人来完成,包括开发商、业主以及所有这个城市的市民,就像“唤醒·喜悦”板上的五彩线,把各种内容、概念、具体的东西连接在一起,我觉得这是需要很多很多体验的。


    胡野秋:邹明兄以他对深圳几十年的体悟,已经讲得很具体了,开发商和这个城市,政府、市民、艺术家各自应该承担的责任讲得非常清楚,而且绿景这些年一直在向精神领域开掘。下面请孝午兄讲讲他的想法。


    高孝午:我想起04年在北京建外SOHO看一个演出,正好去一家餐厅吃饭,看到几个作品,餐桌上的小碗、小碟子、小桌子的角,好像是艾未未跟谁策划的,介入到生活当中,一些很好玩的艺术动作。当时我觉得艺术还可以这么玩?这才是今天的主题,艺术介入生活,我当时感触很深。这之后没多久,我在北京的第一个个展就在北京建外SOHO公共空间展出,展出过程中有一个细节,一个阿姨带女儿去建外SOHO逛街,正好看到了我的作品,她正好看到一个阿姨抱着我的作品的头在微笑,笑得很开心,把这个阿姨感动了,后来这个阿姨成了我第一个收藏家。艺术介入生活,跟在美术馆当中是不一样的,它是不经意的,特别自然的就接受了。


    这种细节后来也让我在作品发力方面或者创作方法方面变成很重要的参考,我一直提创作的有效性是什么,前段时间我说到关于创作的苦涩、困惑,其实从方法论上,我们有时候也参考一下其他艺术形式,比如电影,卓别林的电影看了之后大家都喜笑颜开,我想同样表达一个社会现象的时候,就像中国的相声小品,这些很贴近我们的生活,笑了之后还有社会现实在里头。作为当代艺术,在这一点上有同样的方法可取,我觉得挺受用的。


    胡野秋:孝午讲到了融合的问题,艺术和生活不是两张皮,而是真正成为一体,不单单是艺术品在艺术馆、美术馆,而是会走到街边,你能看到的地方,这个时候艺术才跟生活真正水乳交融。


    今天晚上讨论到现在,可以归结到一点,就是我们探讨的是如何唤醒的问题,所谓的喜悦,其实本来就是在我们内心深处,“唤醒”这个词用得非常好,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喜悦,只是我们忙于别的东西,让它沉睡了,现在我们需要通过艺术家的介入、全社会的介入,让喜悦真正醒来,让它回到我们的生活中来。


    今天我们是在一个大厦里讨论艺术问题,又有了第二层解读,就是我们的房子不只是物质空间,它还是精神空间,从海德格尔诗意的栖居,再到中国的杜甫那首特别著名的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个欢颜并不是遮风避雨,而是让你发自内心的喜悦,这个喜悦不单单是今天高兴,也不只是一时的开心,要求的是长远的、持久的、永恒的喜悦。




活动正文

   主持人:



    欢迎各位莅临“唤醒·喜悦”绿景原创艺术展开幕式酒会活动现场。此时此刻在场的每一位应该都和我一样,因为不同的机缘来到这座城市,我们在这座城市当中不仅感受着它带给我们的繁华和激情,也感受着与生俱来的压力和孤独,走在这座钢筋水泥的城市当中,每个人更加渴望心灵的归属,更加渴望内在力量的精神信仰。今天我们共同为这样一场“唤醒·喜悦”的艺术之旅而来,我是来自于深圳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彩云,非常高兴在这个惬意的夜晚和大家欢聚在此,用艺术唤醒喜悦!


    同时我们要特别感谢主办方绿景集团、艺术介入的共同主办,感谢深圳客协办,感谢中国现当代美术文献研究中心CCAD提供学术支持。说到绿景集团,我想大家一定非常熟悉,绿景作为一家多元化国际企业集团,拥有房地产开发与经营、金融投资平台以及高新科学技术三大核心板块。三十余年的激情进取,目前已构筑完整的绿色人居产业全链条生态系统。绿景以专为本,和致远作为企业的核心价值观,以持续提升城市价值为使命,致力成为最受尊敬的城市价值创造者。多年来,绿景在为城市创造空间价值的同时,也更为在意内在的丰盈,以“构筑喜悦”的全新品牌主张,为我们的生活带来更具人文的关怀,也为我们的生命带来更具质感的滋养。我们有理由相信并期待此次艺术之展一定会为我们彼此,为这座城市带来更多的美好与喜悦。


    此次艺术展我们有幸邀请到各位艺术家和文化大咖的参与,跟我们共同分享艺术之美、生活之美。

    首先欢迎的是著名文化学者、凤凰卫视《纵横中国》总策划胡野秋先生;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副院长、艺术介入联合创始人赵力;

    深圳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教授、中国国家画院都市水墨研究所副秘书长邹明;

    青年艺术家、可米生活创始人、“悦悦”设计者贾晓鸥老师;

    胡润当代艺术特别贡献奖获得者、新加坡首届国际华人文化周文化与艺术大使、2017年“罗博报告”年度艺术家高孝午先生;

    另外还要特别欢迎和感谢两位参展艺术家携作品出席,他们分别是艺术家陈金庆先生、艺术家崔宇先生;

    也要特别感谢主办方绿景集团副总裁叶兴安先生、绿景集团副总裁呼勇女士、品牌营销中心总经理魏苕女士。

    再次响起热情的掌声对各位的莅临,对我们的支持和厚爱表示衷心的感谢,欢迎大家!


    首先有请绿景集团副总裁叶兴安先生为本次活动致辞。


    绿景集团副总裁叶兴安:


    尊敬的赵力先生、尊敬的胡野秋先生、邹明先生,本次参展的艺术家朋友,以及各位嘉宾和媒体朋友,大家晚上好!非常开心在这个美好的夜晚,能够用艺术的形式来感受喜悦,体悟喜悦。


    大家都知道,绿景在今年确定了以“构筑喜悦”为企业品牌主张,作为一家以城市开发运营为主的企业,我们正在从空间的建造者向“以人为本”的城市生活服务商转型。我们深知,在物质富足之后,每个人、每一个被服务者内心的丰盛与安宁,将会成为更高的追求与愿景。我们深信,这不仅仅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企业的追求,更是这个城市、这个国家、这个时代的共同追求。


    在我看来,生活分为两种,一种是有趣的,一种是乏味的,估计大家都会选择有趣的生活,但多数时候我们都很庸常,都很焦虑。在高强度生活的击打之下,许多人都会被锻造成一个面目模糊、内心狰狞的自己。


    我们从不抗拒品质,从不抵御美好,更不会拒绝喜悦,只是更多的时候,我们缺乏唤醒喜悦的能力,缺乏发现喜悦的智慧,缺乏拥抱美好生活的方法。


    艺术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艺术家们用艺术创作来超越现实的不堪,用审美来唤醒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寄托,我们认为,艺术在人类社会发展的进程中,一直代表的是一种人类对美的不懈追求,是对内心喜悦、内心丰盛的一种唤醒和一种表达。正如赵力先生在策展辞中所说:如果没有艺术带来的精神喜悦,城市也就如同一片荒漠。


    这可以简单归纳为本次展览的初心,而艺术也将成为绿景在未来“构筑喜悦”的过程中,最为有力的一大支撑体系,与“构筑喜悦”的品牌理念高度协同。


    今天,大家在展览中看到了绿景企业IP“悦悦”,它出自一位极富才华的青年艺术家之手,让人们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中唤醒记忆中童话般的美感,又携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希冀,它将准确传递出绿景的企业理念和价值追求。


    明年,我们还将全面启动“艺术焕颜计划”,为城市的公益展献力量,在绿景未来的产品中,艺术也将成为空间和社区有机的组成部分。


    这次的展览仅仅是一个开始,我相信构筑喜悦和艺术介入的理念会成为一粒火种,从一线微光开始,最终会普照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城市。


   主持人:非常感谢叶总的精彩致辞。刚刚从这段话感受到绿景集团的使命和初心,更感受到这个企业一直以来的责任和担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城市就是一场正在发生的公共艺术,它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共同呼唤、共同构筑,而今天绿景从最开始的“构筑喜悦”,到今天的“发现喜悦”,再到“唤醒喜悦”,可以说开启的是一段最具人文情怀的艺术之旅。今天我们也希望有更多人参与其中,共同在城市荒漠当中发现生命的绿洲,找到心灵的归属,让我们的生命回归本质的从容与喜悦。再次感恩绿景一直以来的坚持和倡导,掌声送给叶总!

    今天“唤醒·喜悦”正是用艺术为我们唤醒心灵,唤醒这一份本质的喜悦,接下来邀请本次艺术展策展人赵力先生来到舞台为我们致辞。



    艺术展策展人赵力



  本次展览的题目是关于喜悦的故事,我们想讲好这个故事,这个故事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关于历史的故事,我们把世界上、中国的所有历史名画组合在一起,按照时间的方式去展示历史上的人如何理解喜悦,如何感受喜悦和体现喜悦,这是历史的文化,这个文化就在大家之间。


    这些作品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作为策展人和策展团队,通过合作的方式,在绿景的场地上看这个作品的时候可以发现有很多不同,它和美术馆的作品陈列有所不同,这就是我们如何去认识世界各国、各民族、各个时间地点、各精神文化、各时代的人如何理解喜悦和感受到一个个艺术家的个性,一个个艺术家的个性中所反映的时代面貌。有的非常平静,他把喜悦理解为平静如水,有的把喜悦看作激情、澎湃的,是一种个人情感和时代精神、命运的抗争。每个人对于喜悦都有不同的理解,但是我们现在用时间的轴线把它联系在一起,我们可以看到喜悦有一个共同的价值,就是高兴,就是我们在一起。


    在一起是人类文化的理想,我们都说文化是大同的,是把我们串在一起的方式,这就是我们在绿景做“唤醒·喜悦”展览最重要的一点。


    今天我是第一次到绿景,我也被绿景上了一课,原来我认为绿景就是个房地产开发公司,但我在顶楼看到了大画室和收藏,我感受到另外一种喜悦,因为我是来自艺术的人,我只要感受到有企业、有事业单位、有机构去认识艺术、提倡艺术、关怀艺术,我就感受到一种喜悦。


    除了历史时间轴之外,我们在现场请了全国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也到了现场,这些作品都反映了时代,和我们刚刚看到的时间轴上的作品又有所不同,他们具有鲜活的个性,对当下文化的认同和创造,是另外一种喜悦,我们的展览是历史的汇聚和当下精英的汇聚。


    此时此刻我感受到喜悦,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受到,喜悦是艺术家给大家的礼物,你有感受或没有感受,都是在现场,都是发自内心的,希望大家自由的感受、感觉,分享出去,我们都有手机,我们都有微信,我们都有朋友圈,希望大家把自己对喜悦作品的认识,把主题的认识,对绿景的喜悦文化的认识都分享出去,喜悦不是自己的感受,而是在于分享之后价值的认同。


   主持人:本次展览分为文献展以及原创艺术展两大板块,历史的经典作品及现代的原创思考都在不断地提醒着我们一定要去感受,一定要去喜悦。这些作品就像一剂心灵催化剂,唤醒都市人发自内心的悦动和对生活美好的共鸣。接下来我们要请出两位艺术家来到舞台,为大家分享他们最具代表的艺术作品及设计理念。有请陈金庆先生、崔宇先生来到舞台。


    崔宇:我这次来深圳参展带来两件芭蕾舞作品,在展厅在最端,我的作品是一位舞者跳芭蕾舞的瞬间,跳得非常投入,这一个瞬间打动了我,我把这个瞬间做成雕塑,把身体部分进行了拉长,跟普通人的比例不一样,动作幅度和形体感更强,展现出更强的芭蕾舞动感,这是我的基本理念。



    陈金庆:这是我其中的一个系列作品《为人民服务》,我通常运用的方式都是以小孩的模型来塑造,因为心灵的纯洁跟单纯的向往其实是表现当下一种状态,只要人们放慢脚步,把心态放下来,也许就能感受到快乐。



    另外一组作品是《喜羊羊》,里面有一个小雕塑,是我2015年做的我女儿的作品,当时做展览的时候,为这组作品做了个创作,送给我女儿200只小羊,羊的形态各异,我更想反映的是这个时代的纯粹、宁静,小孩的纯洁。


现场展览












热点聚焦 绿景红树湾壹号 楼情速递 绿景虹湾

分享:

相关楼盘

相关阅读

深圳房地产信息网

电话:15989420929(新房业务)/ 25327824(二手房业务)/ 83680819(地图业务)/ 83468529(家居装修业务)

82829961(亲子教育业务)/ 83288432(家在广告业务)/ 13066889945(保障房业务)/ 13691980901(城市更新业务)

83662670(海外地产业务)/ 82870529(品牌合作)/ 83684400(其他咨询)

传真:83680527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香林路16号九润大厦3-5层

深圳市易图资讯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ICP备案号:粤ICP备10068813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0760号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

手机看头条

手机看头条

咚咚找房公众号

咚咚找房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