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地产头条-深圳房地产信息网

深圳[切换]

首页> 咚咚地产头条> 观点 > 正文

谢逸枫:究竟哪类城市人口红利受益最大?

谢逸枫 发布时间:2019.05.11 23:50:39
浏览:1198

文/谢逸枫

人口是一座城市发展的基础,人才则是一座城市繁荣的根本。没有人口的城市是没发展的,没有人才的城市是没有灵魂的。按照南北区域、31省市与19个城市群及一二线及核心三线城市分布图看,人口吸引力与人才增量力最强的省市、城市群、城市,经济最强。相反,则面临着经济发展困境。因此,人口、人才是城市未来发展动力的源泉,是衡量城市经济繁荣与否的缩影。


 目前各省市的人口、人才抢夺,实际上就是“抢人战术”,通过下降入户门、教育槛,给以高收入、配住房、高福利、高补帖的优惠政策。值得注意的是“抢人战”的背后,最根本原因在于京沪控人、土地财政、城市竞争激烈、人口增长缓慢、人口出生率下降、人口老龄化上升、劳动人口红利消失、结婚率连续4年下降、离婚率连续11年上升、经济发展不平衡、资源过于集中等因素造成的。

 

过去40年中国经济的最发达城市由北方转移到南方,内地到沿海城市、小城市群到大城市群、小中城市到大城市,三四线城市到一二线城市,实质上就是人口、人才转移,其结果是经济区域重心随之转移。说明人口、人才与经济的发展是密切关联的,未来城市最珍贵、最稀缺的就是人口、人才。毫无疑问,当前各省市的人口、人才抢夺战已全面打响,究竟哪些城市才是受益最大。

 

人口:出生人口V流动人口V劳动人口

为什么人才问题比想像中还复杂,主要是原因是结婚率连续4年下降、离婚率连续14年上涨,人口出生率创1978年以来过去历史40年最新低。中国的结婚率越来越低,而且是越发达的地区结婚率越低,与此同时,离婚率则是越来越高。过去的28年里,离婚和结婚比从9%上升到38%,每有100对结婚就有9对离婚,变成每100对结婚就有38对离婚,家庭和婚姻的不稳定性在急速上升。

 

2018年,全国出生人口1523万人,相比前一年整整少了200万人。人口出生率仅为10.94‰,比上一年下滑2个千分点,创下1978年以来的新低,说明人口的增长缓慢,人口老龄化创新高。全国来看,2018年出生率为10.94‰,比2017年的12.43‰有所下降,受此影响,2018年全国全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比上一年减少了200万人。2018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为10.94‰,这是1949年以来历史最低值。





各省的情况也类似,出生率均呈现下降趋势。其中山东不再是全国出生率最高的省份,2018年出生率为13.26‰,比上一年降低了4个多百分点。青海、广西、宁夏等地区出生率在全国靠前,相比之下,发达地区出生率普遍比较低,比如京沪津以及东北三省,其中2018年辽宁、天津、上海的出生率分别只有6.39‰、6.67‰和7.2‰,只有青海、广西等地的一半左右。

 

按照2018年全国各省市的出生率排行显示,东北地区继续垫底,京津沪以及江浙等发达省市,出生率常年不及全国平均水平,就连一向以“最敢生”著称的山东,2018年出生率大幅下滑。而南方城市最继续领先全国,其中海南、青海、广西等省份出生率相对较高,2018年排行第一的山东滑落到中游,而京津沪以及江浙等发达地区都相对低迷,东北地区继续垫底。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中国人口数据显示,从年龄构成看,16至59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89729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64.3%。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949万人,比上年增加859万人,占总人口的17.9%,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6658万人,比上年增加827万人,占总人口的11.9%。

2018年我国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2.49亿,占比17.9%,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1.66亿,占比11.9%,其中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1.5亿,占老年人总数的65%,失能、半失能老年人4400万。而截至2018年底,全国注册护士总数只有412万,这对于庞大的老年护理需求是远远不够的。

2018年中国城镇常住人口83137万人,比2017年末增加1790万人;2018年中国乡村常住人口56401万人,比2017年减少1260万人。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城镇化率)为59.58%,比2017年末提高1.06个百分点。2018年全国人户分离人口(即居住地和户口登记地不在同一个乡镇街道且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的人口)2.86亿人,比2017年末减少450万人。其中流动人口2.41亿人,比上年末减少378万人。

数据显示,中国流动人口数量已经连续三年下降,2017年达2.44亿,其中1980年以后出生的新生代流动人口占比已超过六成。从2015年开始,全国流动人口规模从此前的持续上升转为缓慢下降。2015年国家统计局公布全国流动人口总量为2.47亿人,比2014年下降了约600万人。2016年全国流动人口规模比2015年份减少了171万人,2017年继续减少了82万人。

2017年中国流动人口总量为2.44亿人,其中1980年以后出生的新生代流动人口所占比重为65.1%。在新生代流动人口中,“80后”所占比重为35.5%。其次是“90后”,占24.3%,二者合计约占新生代流动人口的6成。“00后”和“10后”的占比分别为19.3%和20.9%。新生代流动人口作为流动人口的主要群体,表现出对城市社会较好的适应性与较高的融入意愿。


自2012年起,我国劳动年龄人口的数量和比重连续7年出现双降,7年间减少了2600余万人。受劳动年龄人口持续减少的影响,劳动力供给总量下降,2018年末全国就业人员总量也首次出现下降,预计今后几年还将继续下降。同时,老年人口比重的上升加重了劳动年龄人口负担,给经济发展和社会保障带来挑战。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16-59岁劳动力人口总数达8.97亿人,占总人口比重64.3%。与2017年末相比,16-59岁劳动年龄人口减少470万人,比重下降0.6个百分点。整体看来,我国劳动力人数持续减少,我国16-59岁劳动年龄人口在2011年的时候达到峰值9.25亿人,2012年比2011年减少345万,这是劳动年龄人口的首次下降。

2012年开始逐年下降,2013年减少244万,2014年减少371万,2015年减少487万,2016年减少349万人。到2017年劳动力人口已经比上年减少548万人,2018年劳动人口减少470万人,占总人口比重也逐年下降至64.3%。劳动年龄人口的下降是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到2030年以后将会出现大幅下降的过程,平均以每年760万人的速度减少。到2050年,人社部预测劳动年龄人口会由2030年的8.3亿降到7亿左右。


人才:一线城市V二线城市V三线城市

抢人才的背后,实际上是抢人口。因为城市的人口下降厉害。从2017年开始至今,以杭州、西安、武汉、成都、南京为代表的15个“新一线”城市陆续出台了人才吸引政策。按照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5月到2018年5月的近一年多来,全国已有超50个城市发布了多次人才吸引政策,而从2018年开年至今,已有超35个城市发布了40多次人才吸引政策。抢人大战”愈演愈烈,进入了疯狂模式。

2018年3月21日,一直高高在上的北京和上海也被迫出手,推出各自新政,开始争夺目标人才。5天之后,3月26日,上海也坐不住了,继2016年9月出台了“人才30条”之后,又提出打造“人才高峰”。直白点说,人才高峰政策其实是“人才30条”的进阶版、精细化版。毫无疑问,中国全面放开计划生育限制应该会提前了,长达40年的人口控制,从此就要成为历史。


5月8日,香港加入“抢人大战”,推出为期3年的人才入境计划。5月16日,四大直辖市之一的天津也宣布“参战”,本科一般不超过40周岁可直接落户,不到一天就吸引30万人申请落户。2018年3月22日,西安“新政”实施头一天,紧急落户的人数就达到创纪录的8050人。靠着天雷滚滚的“抢人”作战,西安在2018年前3个月抢入21万人,逼近2017年全年抢入25.7万人的战果。

从具体流向来看,北上广三地的一流高校毕业生选择本地就业的比例都在下降。在北京,以清华大学为例,相比2016年,2017年的就业流向去广东的比例增加了近7%,北京大学的该数据则为4%。在上海,复旦大学毕业生留在本地的比例下降5%,同时流向广东和华东其他城市的比例都在增加。所以,从人才流向趋势来看,省份角度以广东为最大赢家,城市层面则是深圳大获全胜。


通过具体比较一流大学签约企业的数量,华为、腾讯、恒大格外显眼,由此可见深圳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力大有冠绝各市的势头。而这一数字,与深圳近几年在科技创新、产业壮大和经济飞速增长的表现十分吻合。相比北京、上海严控人口激增,深圳的人口迁入政策十分宽松。在高房价时代,深圳各区分别制定了“人才公寓”政策,给户口、给房子、给补贴。


以深圳坪山区人才政策为例,该区针对高端人才最高补贴800万,赠250平方米住房,力度超过了许多内地城市。针对应届毕业生,坪山区给予在站博士后每人每年15万元生活补贴,给予就业并落户坪山区的大学生最高5万元的生活补贴。截至目前,中国内地31个省市区中,除云南外,30个省市区先后公布了2017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

4省市常住人口超50万人,广东以170万人口增量夺得冠军。但是上海、北京、天津、辽宁、黑龙江、吉林6省市常住人口增量却出现负增长,其中东北三省人口流失最为严重。2017年,北京、上海的常住人口和外来人口,首次“双降”。哪怕北京仅减少2.2万常住人口,也是1978年以来从未出现过的奇景。房价高、房租贵、交通堵、落户难,是一线城市的通病。


从2017年上半年开始,诸多城市加入了一场混战——“抢人”。战火蔓延到成都、南京、郑州、西安等城市,愈演愈烈。到2018年,全国逾50城加入“抢人大战”,其实这并不是简单的地方竞争,而是每个城市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面对产业转型、消费升级、人口老龄化等重大问题,人才成为最重要的因素。抢人大战已经从原来的争夺人口红利,升级为争夺人才红利。

资料显示,过去的六个季度,在全国中高端人才净流入率排名前20的城市中,郑州以2.57%的人才净流入率排名第十一,完胜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一线城市中,进入前二十的城市只有深圳和上海,人才净流入率为3.79%、1.49%,排名为第十、第十五。广州和北京则未进入前二十,广州人才净流入率为0.04%,北京为-0.16%,首次出现了人才净流出。


那些京沪流失的人口,正在被成都、杭州等一批城市新贵花样吸收。在人口持续下降的背景下,城市对人口的需求,尤其是对人才的需求将会更高,新一轮的“抢人大战”蓄势待发。2019年1月,1月11日的广州、1-月22日的镇江、1月5日的海口加码人才吸引政策。买房有房票,面试包食宿……抢人背后,有着产业升级、人才链断层等诸多原因。


春节之后,各地人才政策密集出台。2019年2月11日至2月15日,就有常州、海口、西安、南京、深圳等5个城市出台人才引进新政,其中4城降低了落户门槛。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2月18日,在2019年发布各种人才引进与落户等政策的城市已经超过16个。未来将会有更多城市加入2019年升级版的“抢人大战”行列。

进入2019年以来,多个城市继续加码人才政策。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到3月1日的南京,截至3月1日,在2019年发布各种人才引进与落户等政策的城市已超过20个,3月18的石家庄,3月29日的海南。随着学历落户门槛继续降低和放宽购房、投资纳税落户等条件限制,户籍制度改革进入“快车道”。城市竞争,归根结底是人才的竞争。


到2019年4月抢人才的城市不断增加与人才政策升级,4月3日的杭州、金华兰溪市、泰州靖江、柳州、河北高碑店,4月10日的兰州,4月18日的呼和浩特,4月21日的宁波,4月24的苏州。截止4月底,在2019年发布各种人才引进与落户等政策的城市已经超过50个,还有5月10日的济南。从力度与数量看,刷新历史记录。特别是二三线城市,发布人才落户,补贴购房等政策井喷。


包括河北高碑店等城市,针对人才政策放松购房政策,限购政策出现了变相的调整。人才政策成为很多二三线城市调整楼市政策的窗口。2017年人才新政主要以少数二线城市为主,很难看到一线及三四线以下城市身影。进入2018年,北京、上海、深圳、广州也开始针对高端人才局部调整引进条件。全国有不同级别的超过100个城市发布了人才政策。

特别是二线城市成为力度最大的人才引进城市,包括西安、南京、合肥等城市力度空前。另外,四线县城比如绍兴上虞、昆山、泰安新泰市、滨州惠民县、江北新区等县级城市也出台人才政策。2019年的新特点:尝到甜头的城市继续加码,分布看城市基本全面开花,人才标准继续降低,很大程度已经开始变成了劳动力之争。特别是西安、南京等城市,在2018年力度空前基础上,继续加码人才政策。


成都、武汉、石家庄、哈尔滨等城市的市域总人口均已经超过了千万大关。在杭州人口逼近千万大关的同时,西安、郑州等强二线城市也在向千万级别人口城市迈进。安居方面,给予合理的购房资格、购房补贴(普通人才一般在1-6万)、租赁补贴(普通人才一般在1500元/月,限定发放年数)、生活补贴(普通人才一般在1000元/月,限定发放年数)。措施对加快意向型人才的流入具有推动作用。住房补贴力度大(部分含满足合理的购房需求),生活补贴力度大。


多城市2018年尝到人才甜头,多个省会城市目标千万人口冲刺。自户籍新政实施以来至2018年底,西安新增落户人口已超过105万。截至2018年12月31日,西安户籍人口共计9923159人,西安户籍人口即将突破一千万人。南京、合肥、成都等城市均在2018年落户超10万。长沙、武汉、西安、郑州、合肥等城市均明确提出未来5年引才百万的目标。


中西部核心城市引才力度最大。郑州、西安、合肥、珠海、长沙、南昌、福州、海南、成都、武汉、天津、南京、沈阳、厦门、石家庄等20多个城市引才力度最大,其中绝大部分是中西部城市。传统发达城市引才力度明显增强。如排名较靠前的天津、珠海、福州、厦门,这些城市发展速度较快,对人才的需求程度明显上升。特别是天津因为高考优势被广泛关注。一线城市也在开年就发布了人才政策,包括北京等城市。在2018年也第一次大规模积分落户。


农民工:农民工增量呈现下降

回顾10年整体数据可以看到,农民工总量在2008年为22542万,到2018年达28836万人,增幅为27.9%,年均增加629.4万农民工。每年新增农民工数量在2010年和2011年达到高峰,分别为1245万人和1055万人,增速也分别达到5.4%和4.4%。从2011年开始,总量增速放缓:2013年回落幅度最大,为1.5个百分点。至2018年末增速降至0.6%,比上年回落1.1个百分点。

2018年农民工总量虽然比上年增加184万人,但增量比上年减少297万人。从大趋势看,新增农民工数量减少是必然的。农业可转移人口数量的递减是人口规律。从2012年起,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就开始下降。2018年报告显示,50岁以上农民工所占比重近五年呈逐年提高趋势,至2018年占比为22.4%。

从农民工流入地区看,近10年农民工“中西飞”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东部地区务工占比仍过半,但总量在减少;外出农民工向中西部地区转移的趋势越来越明显。2018年东部地区农民工比2010年减少441万人,降幅为2.7%。中部地区的农民工则从2010年的4104万人增长到2018年的6051万人,共增加1947万人,增幅为47.4%。

西部地区的农民工,由2010年的3845万人增加到2018年的5993万人,共增加2148万人,增幅为55.9%。从农民工流向重点区域看,从2008年到2018年,长三角农民工增长近2400万人。珠三角地区2018年农民工数量几乎回到2008年水平,仅增加了300万。在2009年出现“用工荒”之后,珠三角农民工总量大致都少于长三角地区,并于2017年开始连续两年出现负增长。


人口增量:省市V南北地区V大城市群

2018年末全国大陆总人口139538万人,比上年末增加530万人,其中城镇常住人口83137万人,占总人口比重为59.58%,比上年末提高1.06个百分点。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3.37%,比上年末提高1.02个百分点。全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出生率为10.94‰。死亡人口993万人,死亡率为7.13‰;自然增长率为3.81‰。全国人户分离的人口2.86亿人,其中流动人口2.41亿人。

数据显示,2018年常住人口增长较快的地区是广东、浙江、安徽、河南、山东、广西等地。但统计数据显示,全面二胎政策在多地未能挽救生育率下降的局面。广东依然保持了其人口第一大省的地位,过去一年的人口增长表现可圈可点,增量位列已公布数据的25个省区市第一,并且连续第4年人口增量达到百万级。

数据显示,2018年,广东常住人口增加177 万人,比2017年的增量多7万人,延续了近年来人口增速逐渐有所提高的态势,并已连续4年人口增长超过100万人。值得提出的是,粤苏鲁浙四个经济大省中,2018年江苏常住人口增长21.4万人,浙江增长80万人,山东增长41.37万人,广东的人口增量超过其他三省之和。

图:来源于国民经略


各地人口竞争白热化的当下,在中国最具人口吸引力的东部沿海地区。2018年广东常住人口增加177万,连续第四年达到百万级。其中,受出生率降低的影响,人口自然增长的贡献在减弱,2018年广东人口自然增长的数量由上一年的101.53万人减至92.76万人,这表明人口机械增长(人口流入)做出了更大贡献。

另一方面,虽然广东斩获颇丰,但也面临着区域分化加剧的问题。2018年177万人口增量中超过150万人集中在珠三角,占比达84.74%,这一比重近年基本都在80%以上。不仅如此,珠三角内部9市也在分化,第一梯队广州、深圳分别增加40.6万、49.83万,佛山和珠海分别增加24.9万和12.57万,但其余5市均只有数万人口增量。

2018年,广东常住人口增加177万人,比2017年的增量多7万人,延续了近年来人口增速逐渐有所提高的态势,并已连续4年人口增长超过100万人。可供参照的是,粤苏鲁浙四个经济大省中,2018年江苏常住人口增长21.4万人,浙江增长80万人,山东增长41.4万人,广东的人口增量超过其他三省之和。

从城市群来的人口增量看看,珠三角城市人口的增量远超长三角城市、京津冀城市群。按照城市群占的城市数量来看,珠三角城市群占据三个城市,分别为广州、深圳、佛山。长三角城市占据两个城市,分别为杭州与宁波。而成渝城市群占据两个城市,分别是成都和重庆。另外中西部城市群的三个城市西安、郑州、长沙。而京津冀无一城市进入,说明北方的城市人口流出严重。


人口流出:北方城市呈现外流趋势严重

2014年开始,南北三省的常住人口呈现负增长趋势。到2018年,辽宁、黑龙江分别负增长9.7万和15.6万人,吉林预计负增长人口10万左右。而东北地区出生率一直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018年,辽宁、黑龙江的出生率仅为6.39‰、5.98‰,明显低于全国平均出生率为10.94‰。

图:来源于国民经略


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常年人口净流出比较大的重庆市仍旧排在所有城市的第一位,净流出人口355.5万人,其次是河南省的人口大市周口市,周口市是我国的一个人口大市,也是一个农业大市,由于经济基础相对薄弱,外出人员也是相对较多,紧接着是周口相邻的安徽省阜阳市,同样的阜阳市也是一个人口大市,在全国都是排的上名的,262.4万的净流出人口数量排名第三位。

在人口密度显著降低的13个大城市中,有6个省会城市,它们分别是乌鲁木齐、长春、贵阳、沈阳、石家庄和海口。在人口密度有所降低的11个大城市中,也有5个省会城市,它们分别是兰州、南昌、西安、合肥和哈尔滨。有趣的是,一些人口密度下降的省会城市所在的省份也是人口流失的状态。以海口为例,海口的人口密度在2010年到2016年间下降了将近一半,人口密度显著降低。


但海南的其他城市也没好到哪里去,除了琼海外,其他城市的人口密度均下降得明显,海南正在面临“留不住人”的困境。不少人口密度降低的省会城市在今年纷纷加入抢人大战,开出各种利好条件吸引人才前往,但能不能长久的留住,还不好说。人口流失的城市还有一个学名,叫“收缩城市”。那么,人口流失要到怎样的程度才能算是“收缩城市”呢?

根据北京城市实验室的研究,以人口规模在1万以上的城市区域,面临人口流失超过两年作为标准所定义的广义城市收缩,在2000-2010年期间,654个统计城市中有180个城市发生收缩。首都经贸大学更新的数据显示,从2007-2016年,694个城市中,总计80个城市出现不同程度的收缩,占比11.5%。需要注意的是,这和前面统计的“收缩城市”不同,这里的统计口径为末期年人口小于基期年人口,且有超过三个自然年的人口增长为负。

如果将这些“收缩城市”分类的话,收缩城市可以分为几大类:第一种是结构性危机收缩城市,比如曾经的林业资源型城市伊春,就面临着陷入资源危机而不得不调整产业结构的困境。第二种是大都市周边收缩城市,比如说北京周边的三河、高碑店,成都周边的都江堰等。第三类是比较常见的欠发达的县级市,比如天长、龙泉、合山等。第四类是边境偏远城市收缩,如根河、额尔古纳、哈密等。

最后一类是数据调整型的收缩,这类城市因个别年份下降的明显被列入数据调整型的收缩,这类城市的代表是景德镇。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的调研发现,截至2013年底,全国各省市(包括县级市)规划有超过3000个新城新区,其中有20个省份中,平均每个市至少有一个新城新区,最多的沈阳规划有19个,而广东平均每个市有1.78个,山东其次,有1.37个。

截至2016年的关于12个省会城市和144个地级市的一项调查显示,省会城市平均一个城市规划4.6个新城(新区),地级城市平均每个规划建设约1.5个新城(新区)。要达到这些新城、新区的预期规划目标,总共需要住进去34亿人口。2008年、2009年、2011年,国家分三批确定了69个典型资源枯竭型城市(县、区),煤炭城市占37座。


人口流入:省市V南北地区V大城市群

2017年全国各地区人口流入统计数据显示:山东倒数第一,净流出人数42万人。而我们山东最大的两个竞争对数广东省和浙江省,人口流入牢牢占据前两名,分别流入68.5万人和31.3万人

2017年30个省市中,有24个省市的常住人口为增长,其他6个为负增长,说明大部分省份的人口基本面向好。人口正增长的前10名中,有7个省份来自南方,3个来自北方(山东、河北、新疆),显示南方省份对人口的吸引力完胜北方省份。负增长的6个省市,三个是直辖市(京津沪),另外三个全部来自东北,一方面显示直辖市的人口总量控制初显成效,另一方面说明东三省的人口外流仍在继续。


除去自然增长人口之后,全国人口流出省份,从原来的2个增加到10个:在北京、辽宁两省之外,山东、湖北、江西、河南、上海、内蒙古、河北和甘肃也由正变负,多数都是北方省份。值得一提的是,广东人口净流入量依旧强大。无论是自然增长人口还是机械流入人口,广东都位居全国第一。2018年,广东自然增长人口高达92.76万,机械流入人口为84.24万,远远超过其他省份。


2018年,人往哪里聚集,对房子的需求就在哪里井喷,哪里的房价就最有可能起飞。这三个省份的楼市最具潜力。从人口流入状况来看,广东、浙江、安徽的人口增长趋势在全国范围内都有着很明显的优势,因此长期来看,这三个省份的楼市在需求端有着强大的支撑力。

图:来源于国民经略

广东省傲视全国,虽说广东江苏安徽三个省份领跑人口增速榜单,但广东仍然具有最大的优势:它在2018年的人口增长超出了浙江安徽两省的总和。查阅了前两年的数据,发现广东省在前两年的榜单中也稳稳占据榜首。广东省的人口增长,是一个持续的、潜力极强的城市虹吸效应。结合广东各城市在“抢人大战”中的发力,我们预判,这一势头仍将在较长的周期内保持下去。

图:来源于国民经略

浙江安徽表现亮眼,浙江省对人口的吸引力,和它近年来在经济增长上的强势表现是一致的。值得注意的是安徽省,它在这份榜单中排名第三应当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的。究其原因,安徽省本身是传统劳动力大省,也是劳动力输出大省,近年融入长三角之后,安徽的产业吸引力进一步提升,人口回流的趋势较为显著。


从城市群来的人口增量看看,珠三角城市人口的增量远超长三角城市、京津冀城市群。按照城市群占的城市数量来看,珠三角城市群占据三个城市,分别为广州、深圳、佛山。长三角城市占据两个城市,分别为杭州与宁波。而成渝城市群占据两个城市,分别是成都和重庆。另外中西部城市群的三个城市西安、郑州、长沙。而京津冀无一城市进入,说明北方的城市人口流出严重。

图:来源于国民经略


人口流动一路向南。细究整个榜单可以发现,我国人口的流动大趋势,概括起来就是:一路向南。人口净流入量最大的五个省市为广东、浙江、安徽、重庆、陕西,只有陕西位于北方。在2018年的这轮“抢人大战”中,西安的落户优惠政策颇为给力,由此带来的人口吸聚效果颇为客观。


图:来源于国民经略

但随着各地落户政策的相继放松,单纯的人口政策优惠已经开始呈现边际效应递减的趋势,陕西能不能延续强势地位还有待观察。相比而言,人口净流出的省份多数都是北方省份,其中东北的人口流出现象已经颇为严重,值得重点关注。整理发现,2018年中国人口增长最快的10个城市分别是深圳、广州、西安、杭州、成都、重庆、郑州、佛山、长沙和宁波。


分享:

相关阅读

深圳房地产信息网

电话:83774745(新房广告业务)/ 25327824(二手房业务)/ 83680819(地图业务)/ 83468529(家居装修业务)

13682490072(保障房业务)/ 83591626(城市更新业务)/ 83662670(海外地产业务)/ 82870529(品牌合作)

18926500181(家在广告)/ 15323892714(会员商家) / 18027662535(亲子教育)/ 13723703116(汽车频道)

19925215717(二级目录、技术合作)/15012771668(旅游频道)/ 83680534(新媒体)/ 83684400(其他)

传真:83680527   

法务部 座机:0755-83684400 邮箱:332989758@qq.com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南九道10号深圳湾生态园10栋A座14-15层

深圳市易图资讯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ICP备案号:粤ICP备10068813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0760号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

手机看头条

手机看头条

咚咚找房公众号

咚咚找房公众号